【最新推荐】
推荐文章生成性历史教学中的教师03-30
推荐文章近代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动02-19
推荐文章毛泽东1949年新年献词,12-30
推荐文章关于“守株待兔”教学策02-19
推荐文章基于民族复兴视角的价值12-19
推荐文章文字材料型选择题的常见02-19
推荐文章史料的运用教学案例12-06
推荐文章淮北市赵剑峰历史名师工05-04
推荐文章如何优化新课标下的历史02-07
推荐文章刘秀焕:如何在中师历史04-12
推荐文章高三复习建议04-12
推荐文章刘秀焕:用历史情愫引发04-12
 【课题研究】
生成性历史教学中的教师角色定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上传时间:2013/3/30 20:20:06

生成性历史教学中的教师角色定位

董运动

(安徽省淮北市濉溪二中,235100

生成性教学是指生成性思维视角下的教学形态,教师能根据课堂中的互动状态及时地调整教学思路和教学行为[1]生成性教学认为,学生是课堂的主体,教师则起着主导作用。那么,在生成性历史教学中,教师该起着怎样的主导作用呢?笔者以为,教师是捕捉者而非回避者、是对话者而非讲演者、是引导者而非牵牛者、是中立者而非仲裁者。只有这样的准确角色定位,教师才能打造出一个生动活泼的、充满人性的生命化的历史课堂。

捕捉者而非回避者

在生成性历史教学过程中,教师要善于捕捉生成性课程资源,而不是刻意回避,并发挥教师机智,化平凡为精彩,化腐朽为神奇,甚至化干戈为玉帛。

例如:我在备《秦朝中央集权制度的形成》一课时,设计了这个方案:

据报道,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任期内来华访问时,曾参观西安兵马俑。当他步出展馆时,发现一小女孩站在高处观望他,双方招呼并对话:

克:你为什么站那么高?

孩:可以看清楚美国总统。

克: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孩:管美国人(民)。

克:(略微思考后)准确地说,是美国人民在管总统。

那么,小女孩为什么认为美国总统是管美国人(民)的呢?

当时我绘声绘色讲完上面这个对话后,问“小女孩为什么认为美国总统是管美国人(民)的呢?”听到下面有学生在小声说,“是大人教的。”其他同学哄的一声笑开了。我装作没听见,就自顾导入新课了。

后来我进行反思:如果用生成性思维去关注那个学生的回答,我该怎么应对呢?我设计了如下案例:

当有学生在下面说:“是大人教的”的时候,我可以随即问道:“为什么大人要这样教她呢?”

生:受中国传统的思想观念的影响。

师:为什么会产生传统的思想观念呢?(学生笑)思想观念来自于政策和制度。传统的思想观念究竟受什么制度的影响呢?由此导入新课。

如果能这样生成,学生更能明白中央集权制度的确立对中国历史发展产生了多么深远的影响,为进一步学习本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课堂上的生成都是宝贵的课程资源,教师不要“熟视无睹”,左顾而言他,“打马过桥”,错失生成良机。对待调皮学生的生成,即使是恶作剧,只要教师能合理处理,也能化险为夷,化干戈为玉帛,不仅会让课堂熠熠生辉,甚至还会影响学生的一生,实现教学过程的附加价值。

对话者而非讲演者

现代社会是一个基于信息化飞速发展的高度互动的社会,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对话就成为互相了解、加强沟通合作的基础。历史课堂也是如此。它是一个充满多维世界的特殊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可以进行师生对话,可以进行生生对话,也可以神入历史,与历史对话,还可以进行历史与现实的对话,因此,历史课堂是一个离不了对话的课堂。对话是一种精神,它以尊重个人主体性为前提,以达到个性化的创造性理解为目的,它要求对话者应有民主开放的姿态、深厚宽广的胸怀以及独立多元的价值观。[2]但传统的历史教学囿于应试教育、教学观念、教师素质等各方面的原因,往往表现为简单的“教-受”关系,教师扮演讲演者的角色而非对话者的角色,尽管教师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学生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不能发挥自己的主动作用,其表现形式要么不感兴趣,无奈应对;要么勇于接受,但效果甚微。在新世纪新时代,就难以培养出创造型人才。在新课程背景下,历史教学倡导生成性思维,把学生置于课程资源的高度去开发和利用,这样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就不是高高在上的“上下级”关系了,而是一种平等的、民主的“你-我”关系。教师是对话者,而不是讲演者,要时刻关注学生的思想动态、学习动态、情感动态、发展动态。历史课堂不是“百家讲坛”,不是由专家学者来唱独角戏,而是充满着对话、交流、理解、探究、建构的生命化过程。教师应该像主持人一样,善于引导学生与教师对话,引导学生与学生对话,引导学生与教材对话,使学生真正成了课堂的主人。上述案例中经过教师反思后的导入过程就充满着对话精神。

引导者而非牵牛者

叶圣陶说过:“所谓教师之主导作用,盖在善于引导启迪。”在生成性教学中,教师的主导作用主要在于引导。忽视引导则是旁观者,过度引导则成了牵牛者。过度引导,学生就像被牵着牛鼻子一样,没有一点自由,没有了独立思维,只能完全按着教师的思路发展。这样的引导实质上还是教师发挥“主体”作用,学生只能配当绿叶。这种“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历史课堂,仍是教师主演的一场传统应试剧。

教师不断诱导学生猜测并按自己预设的思路去表达,是变相的以教师为主体,缺乏学生的思维活动,学生的思维被老师牵着鼻子走,很被动,学生的主体作用依然被边缘化。因此,教师的引导应适度。有的教师经常在学生尚未有所思考前进行引导,使学生引而不发,错失引导良机;或在无需学生深思的问题上,教师却在竭力引导,出现教师刚导完,学生思路早走到前的尴尬场面,这样的引导往往只会浪费教学时间。同时教师在引导时应注意控制难度,把握深度,巧设坡度,创激亮度。这样的引导才能帮助学生理清思路,指明思维方向,创设良好思维情境,使教师及时获得有效的反馈信息;反之则是对学生思维的严重干扰,导得越多,引发学生思考的反而越少,学生对思考的兴趣也就越低。

中立者而非仲裁者

新课程提倡多种多样的教学方式,其中讨论是最受欢迎、运用也最为普遍的一种方式。在生成性教学中,讨论也最能出现生成。讨论课的目的在于激发学生的历史创造性、开放性思维,有利于学生的发展。在讨论过程中和讨论结束后,教师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是中立者,抑或仲裁者?

例如:一位老师组织学生上了一节对拿破仑进行评价的公开课,学生分成两派,正方认为拿破仑是英雄;反方认为拿破仑是野心家、战争狂。学生各抒己见,针锋相对,讨论得相当激烈。但最后这位老师对讨论总结时赞成反方的观点。反方的学生马上高喊:“万岁!”而正方的学生却垂头丧气。

上述案例的深刻教训在于教师最终扮演了一个仲裁者的身份,轻易给讨论“贴标签”,肯定一方,否定另一方,无端“得罪”了学生。真正高明的教师会“和稀泥”,坚持一碗水端平的原则,在学生心目中树立“老好人”的形象,还能激发学生再次参与讨论的欲望。因此,讨论结束教师总结时,教师要做中立者,不要做仲裁者,不能对讨论双方的观点做出是非判定,教师要学会对讨论双方的积极态度、充分论证进行肯定,对不足之处进行纠正,基于发展而鼓励学生双方的思维。而且,在讨论过程中,当学生发生争执时,教师也不应以仲裁者的身份马上评判是非,要知道,教师的见解并不一定是正确的、全面的,不能总以“权威”自居,教师过早下断语,实际是终止讨论。只有这样,才能符合新课程理念,才能促进有效生成,培育学生更为积极、活泼、个性、新异的思想火花不断迸发。当然,学生如果出现了错误的观点,教师要即时纠正,适时引导,不能将错就错,否则将遗患无穷。

    前苏联教育家赞可夫说:“我们要努力使学习充满无拘无束的气氛,使儿童和教师在课堂上能够‘自由地呼吸’,如果不能造就这样良好的教学气氛,那任何一种教学方法都不可能发挥作用。”这就道出了教学活动的本质是师生的交往和交流,这就要求教师在生成性历史课堂上积极发挥主导作用,扮演好捕捉者、对话者、引导者、中立者的角色。就像“拍戏”一样,“戏”拍得好不好,不仅仅是看学生在其中的表现,更是看能否有利于学生的终身发展,这是生成性课堂评价的基本标准。生成性历史教学惟有坚持这一标准,才能切实发挥好教师的主导作用,扮演好历史教师应有的角色。

本文系作者参与的2011年度安徽省教育科学规划立项课题《高中历史课堂教学环节优化的研究》第七子课题“课堂的生成”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JG11234

注释:

[1] [2]罗祖兵:《生成性教学及其基本理念》,《课程·材·教法》2006年第10期。

 

(本文已刊登在《中学历史教学》2013年第4-5期)

 


文章录入:赵剑峰    责任编辑:赵剑峰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 淮北市高中历史名师工作室 -